1. 大提琴屋首页
  2. 知识学习
  3. 学习心得

张越:我的低音提琴“不归路”

低音提琴之路充满转折

张越学音乐起步较晚。十一岁那年暑假,张越无意间通过爸爸的朋友接触到二胡,爸爸发现他乐感不错,便领着他来到二胡演奏家刘捷老师那儿上了第一节课。刘老师笑着问他:“你对西洋乐器感兴趣吗?”回到家后,张越的脑袋里不断重复着刘老师的这句话。第二天放学,他带着疑问再次前往刘老师那里讨教,并当场尝试拉奏低音提琴,这一次彻底激发了他对低音提琴的兴趣。

张越:我的低音提琴“不归路”

在刘老师的引荐下,张越开始跟随著名低音提琴演奏家罗兵教授正式学习。起步阶段,张越对低音提琴兴趣十足,只要一拿到罗老师给的新谱子总会兴奋不已,就连晚上睡觉也要把琴放在床边,生怕一觉醒来琴会不翼而飞。但正如小孩子玩玩具一般,日子久了,随着练习的谱子越来越难,所需要的技巧越来越复杂,张越渐渐没了耐心,刚学琴时的那股热情逐渐消磨殆尽。

直到某个周六,事情出现了转机。

“有时间打游戏,还不如去多练练琴。我让你不要学这个乐器继续学二胡你不听,偏要改学低音提琴,现在新鲜劲过了,不想练了?”妈妈质问着正在打游戏的张越,可生气归生气,她又语重心长地对儿子说:“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没有辛勤的付出怎么会成功呢?”张越不禁想起当时确实是自己主动要求学低音提琴,可现在却坐在房间里打游戏,想到这儿,他惭愧地低下了头。

妈妈的斥责点醒了张越,从那以后,他又开始认真练琴,每天放学回家后都会自觉练习一两个小时。功夫不负有心人,坚持付出必然会有回报,张越进步飞快,每次上课时罗老师都会表扬并鼓励他,这更燃起了他学琴的热情。

学习有苦亦有乐

在上音附中学习期间,罗老师不断给张越补习乐曲的背景知识以及在练习新乐曲中需要的演奏技巧,“罗老师对于每首曲子的音准、音色和演奏技巧都有严格要求,在不断的高强度训练下,我的技巧性和音乐性也得到了不断提高。”

学琴有苦亦有乐,习练的过程往往是乏味和枯燥的,但是再枯燥也得咬牙挺过来,特别是在练习一些基本功时,相似的拉弓频率一练就是近一个小时,这需要有足够的耐心和毅力。待到枯燥的练习结束,张越便可以演奏自己喜欢的曲子,比如俄裔低音提琴演奏家、原美国波士顿交响乐团著名指挥家库谢维茨基的《升f小调协奏曲》,他说:“每当我练习这首曲子时,都能感受到俄罗斯悲壮的民族气韵、深沉而优美的旋律,这些都充分展现出低音提琴在深厚音色表现力上的潜力,舒缓中透着深刻的抒情,缠绵悱恻,跌宕起伏,淋漓尽致地展示出低音提琴独特的表现力。”

平时练完琴,张越都会听一些古典音乐或是国外演奏家演奏的现阶段他需要练习的曲子的音频,时间长了,渐渐养成了习惯,以至于现在不听就睡不着觉,“其实,在听的过程中我也在不断学习,取长补短,了解其他演奏家对于这些曲子的理解。”

张越之前还学过画画,可是随着练琴时间的不断增加,渐渐地便没有闲暇画画了。张越也曾想过二者同时进行,但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他逐渐明白有舍才有得,“刚开始练琴时我的目标是考入上音附中,现在我的目标是考入美国的音乐学院。我相信只有始终向着自己的目标努力才能不断进步,学习是永无止境的,同时还伴随着挫折与坎坷。练琴时开会儿小差,就有可能会被那些每天练习时高度集中的同龄人超越,更何况是那些天赋异禀还能在练琴中不断思考的对手,差距往往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被拉大,积少成多,最终都会在比赛中一一体现。比赛是残酷的,有些国际比赛对于某些人而言,一生可能只有一两次机会。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只有努力过才能问心无愧。每一次比赛都是一次经历,也是音乐专业演奏者的必经之路,积累舞台经验的同时,更能促进演奏者在专业上不断进步,在舞台上展现更好的自己,而取得好的成绩就是对自己最好的鼓励。”

张越告诉我,他的偶像是郎朗,而郎朗的母亲曾说过:“现在的荣光有多巨大,内心的酸楚就有多沉重!”每个人的成功都是背后付出无数汗水换来的,了解到郎朗的学琴经历,也让张越成长了不少。

最后,这位00后乐手留下了这样一番发自肺腑的话:“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走上音乐这条‘不归路,就像我从二胡转低音提琴一样。年轻时就应该要拼搏,应该去外面的世界走走看看,这样既有利于自己的成长,又可以丰富自己的见识,发现自己的不足。 我这个人的缺点就是比较粗心,以我的专业举例,我练习一首新曲子时常会犯一些低级错误,这些看似低级的错误往往是最致命的,因为如果这些错误被不断反复练习,即使之后有一天被发现,那时再想改掉它就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因为这些错误已经深深刻在了手指和大脑记忆之中。”

小小少年有如此感悟,实属难得。

原创文章,作者:xiongsongqua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iqin.com.cn/76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