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提琴屋 名琴赏析 名琴赏析:斯特拉迪瓦里 1712 Davidoff 大提琴

名琴赏析:斯特拉迪瓦里 1712 Davidoff 大提琴

大提琴Davidoff(达维多夫)是斯特拉迪瓦里利用B型模具制作的,这种模具是在 18 世纪头十年开发的,以前斯特拉迪瓦里的大提琴要大得多。斯特拉迪瓦里大约有20 把大提琴被制成了更易于管理的 B 型规格,然而,它们的轮廓表明可能使用了不止一种 B 型模具。后来,斯特拉迪瓦里家族制造了一个更小的型号的大提琴,现在称为 B Picola,但它从未像普通的 B 型那样成功,自 19 世纪初以来,B 型成为几乎每个大提琴制造商的标准设计。

名琴赏析:斯特拉迪瓦里 1712 Davidoff 大提琴
斯特拉迪瓦里 1712 Davidoff 大提琴

“达维多夫对他美妙的斯特拉迪瓦里大提琴充满着无限热爱,已故沙皇亚历山大二世过去常常在他的宫殿里进行音乐表演。有一次鲁宾斯坦、维尼亚夫斯基和达维多夫都在场。维尔霍斯基伯爵(以热爱艺术和心不在焉而著称)接待了艺术家们,达维多夫立刻注意到伯爵非常紧张和兴奋。维尔霍斯基伯爵告诉他:“我已七十岁,为庆祝生日,我要将我的斯特拉迪瓦里大提琴送你。”达维多夫拿这当笑话,但很快他就发现伯爵是认真的。音乐开始了,在第一个三重奏结束后,皇帝和维尼亚夫斯基谈了话,谈到他的小提琴的美妙音色,并问他是什么做的。威尼亚夫斯基的回答是斯特拉迪瓦里,陛下,于是皇帝对维尔霍斯基说:“你也有斯特拉德,不是吗”。伯爵说:“不,陛下,我曾经有一个,但今晚我把它给了卡尔·达维多夫。” 大提琴的新主人现在看出伯爵确实没有开玩笑。维尔霍斯基曾经以 50,000 法郎(2,000 英镑)的价格从 Apraksin 伯爵那里购买了这把大提琴,另外还有两匹漂亮的马。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维尔霍斯基都打算将他的乐器呈现给那个应该演奏隆伯格瑞士协奏曲的大提琴手,在他将大提琴交给达维多夫之后,他说:我非常喜欢你演奏 Romberg 的瑞士协奏曲,恐怕没有人比你演奏得好。”

Davidoff 大提琴琴头
Davidoff 大提琴琴头

Davidoff(达维多夫)大提琴制作于1712年,并于1870年由一位富有的恩人赠予了同名的著名大提琴手。工艺的尺寸、形式和特征几乎与“Duport”Strad相同。清漆是一种浓郁、温暖的橙红色。不幸的是,大提琴的外观在达维多夫的拥有期间有些受损,并且带有磨损和粗心使用的痕迹。

达维多夫去世后,大提琴被带到巴黎,在那里被卖给了一位富有的业余爱好者,后者于1928年又将其卖给了美国企业高管赫伯特·N·施特劳斯。当他去世时,他的遗孀要求Rembert Wurlitzer于1964年为她出售这件乐器。

就在那时,杰奎琳·杜普雷的老师Ismena Holland为杜普雷购买了“Davydov”大提琴(以90,000美元),她之前曾为她购买了多把大提琴,其中包括:Strad,以及一把Guarnerius、一把Ruggieri和1696年的Techler。当杜普雷试拉了这把大提琴时, 称这把琴是“世界上真正伟大的乐器之一”。杜普雷从1965年到1968年的录音都是用“Davidoff”录制的。

杰奎琳·杜普雷与“达维多夫”大提琴
杰奎琳·杜普雷与“达维多夫”大提琴

后来杰奎琳·杜普雷对“Davidoff”大提琴的声音感到不满,因为这把琴对气候变化很敏感,并且这把琴对她的演奏风格咄咄逼人的处理反应很差。这把琴因此被搁置不用,后来被送到巴黎修琴家瓦特罗工作室进行修理,一放就是十年光阴。

马友友在杜普雷死后得到了大提琴,并评论说:“杜普雷肆无忌惮的犀利演奏方式与“达维多夫”背道而驰。你必须学会哄这把琴。你越攻击它,它返回的就越少。”他对这支大提琴有着很好的评价:反应甚为灵敏,音色丰富、清晰纯净又富有内涵,极弱音毫不费力地流淌’在每一把位皆能使感官为之深深悸动与共鸣,每个音符皆能吻合演奏者的表达欲望,在每次想放下拉奏前,我必须下定决心不被这美丽的音色所惑。它的油漆创造它伟大的动人印象,有时在黄昏时刻,当夕阳余辉射入,大提琴反应出闪烁之光,不仅颜色变化无限,连油漆的透明度舆深度也随之一再变化,它呈现不同的印象’让视觉与想象融合为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提琴屋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Mr Blues

一位乐于助人的提琴制作师,在线为大家解答提琴选购的相关问题,为各位学生介绍提琴老师,并赠送大提琴和小提琴的教程,联系方式:133-9373-778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3-9373-778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41329366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2:30,全年无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