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提琴屋 名人轶事 美国大提琴巨擘、泰斗林恩・哈瑞尔

美国大提琴巨擘、泰斗林恩・哈瑞尔

美国大提琴泰斗林恩・哈瑞尔是极少数二度赢得葛莱美奖的美国大提琴家,也是杰出的室内乐演奏家,以及卓越的大提琴教授,曾任教于五所名校,因此桃李满天下,他的突然去逝,令他的很多学生感到不捨,同时也象徵一个时代的结束。目前正走红于国际乐坛的台湾指挥家陈美安説:「我曽经与林恩・哈瑞尔合作演出德伏札克大提琴协奏曲,那次合作,使我得到很多啓发,是我终身难忘的美好经验。」台湾知名大提琴家陈建安,便是林恩・哈瑞尔在南加大任教时的得意门生。现在担任洛杉矶爱乐副首席的洪本伦也是他在USC音乐院的高徒,目前他也继承他的位置,在南加大音乐院任教。

美国大提琴巨擘、泰斗林恩・哈瑞尔

  出身音乐家庭,毕业茱莉亚和寇蒂斯音乐院

林恩・哈瑞尔在1944年出生于纽约市的音乐家庭,父亲麦克.林恩・哈瑞尔(Mack Harrell)是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的台柱男中音,而他的母亲玛乔莉·富尔顿(Marjorie Fulton)则是小提琴家兼杰出的音乐教育家,他跟台裔大提琴家杨文信(1965-)一样,9岁才开始学大提琴,华裔大提琴家马友友(1955-)则是在四岁时就由他的父亲马孝骏啓蒙。他一生有三位重要的大提琴老师,第一位啓蒙他对大提琴产生兴趣的是阿隆逊(Lev Aronson),他当时是达拉斯交响乐团大提琴首席,他在二战时是纳粹集中营的倖存者,林恩・哈瑞尔説他年轻时代对棒球的兴趣超过对大提琴的兴趣,幸好阿隆逊老师啓蒙我,使我深深地爱上音乐,在感情的世界里,他无形中成为我最亲密的朋友,尤其是1960年我15岁时父亲因癌症去逝之后,他更成为我的心灵导师,接着二年后我妈妈为了赶赴一场音乐会不幸车祸死掉,我开始过了将近一年的流浪汉生活,带着一个皮箱和大提琴不断在亲友之间搬家,直到17岁那年正式在茱丽亚音乐院拜师罗斯(Leonard Rose),我才安定下来,他也是后来马友友的恩师,因此林恩・哈瑞尔可以説是马友友的师兄,林恩・哈瑞尔认为罗斯跟Janos Starker,Rostropovich一样都是大师级人物,但是他会因才施教,发挥学生个人的长处,因此虽然我跟马友友都受教于罗斯,但是我们二人的演奏风格却完全不同,茱丽亚音乐院毕业后,他又进一步到寇蒂斯音乐院拜科尔(Orlando Cole)为师。科尔对他很好,常常邀请林恩・哈瑞尔到他家吃饭,师母不但厨艺高明,同时也是一位声乐家,当她演唱完后,科尔就会对林哈勒説:「我希望有一天,你的大提琴演奏,像我太太的歌声那么好听。」这点让林恩・哈瑞尔深获啓发。

  受父亲唱片的影响,决心使大提琴成为歌唱的乐器

另外一点是父亲对他的影响,他回忆道,我父亲生前对我没什么影响,直到他去世17年之后,我才大量地浸沉在我父亲的唱片中,这时我才知道我父亲的歌唱是那么美妙动人,我要用大提琴发出像我父亲那么美的歌声,而且大提琴含盖四个歌唱音域,因此我决心把我的大提琴变成歌唱的乐器。他在先后毕业这二家美国最知名的音乐院之后,他以18岁之齢,就被美国五大的克里夫兰交响乐团录取,他立刻得到当代匈牙利指挥大师乔治·赛尔(George Szell,)赏识,二年以后,他就成为顶顶大名的克里夫兰交响乐团的大提琴首席,他很可能是五大中,最年轻的大提琴首席。1994年林恩・哈瑞尔在克利夫兰音乐研究所演讲时,他回忆起他在克利夫兰交响乐团时,深受其指挥乔治·赛尔的啓发,他要我大胆地胸怀大志,并对自己的演奏充满自信,不是那种对自己乐器产生自恋狂式的技巧炫耀。他要我完全浸沈在作曲家的创作意境,并掌握其性格特徵。同时也教我要尊重一首伟大作品背后的创造性力量,他也进一步教我要尊敬其他团队中的音乐家,祗有尊重别的音乐家,自己才会受益,结果林恩・哈瑞尔总共在克利夫兰交响乐团呆了9年,才在1971年展开独奏家的生涯。在1970年时,乔治·塞尔带领克利夫兰交响乐团来林肯中心演出贝多芬第九号交响曲《合唱》时,我到音乐厅时,票早就卖完了,正在极度失望之际,突然我在地上发现别人掉下来的一张票根,这真是皇天不负苦心人,天下掉下来的礼物,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欣赏贝多芬这首伟大的交响曲,也是我一生听过20多场《合唱交响曲》中,心灵最震撼的一次经验,也许是因为偷来的东西,总是最甜的,这也是我在纽约十年中,唯一的一场没有买票的音乐会。那场音乐会林恩・哈瑞尔担任大提琴首席,当时我根本不知道林恩・哈瑞尔是那一号人物。

  27岁由克利夫兰交响乐团首席,转变为巡迴全球的大提琴独奏家

1971年林哈勒在告别克利夫兰交响乐团之后,第一次在卡内基音乐厅举行大提琴独奏会时,当时纽约时报首席音乐评论家哈洛德.荀贝格(Harold Schoenberg,1919-2015)说:「林恩・哈瑞尔先生美好的演奏令人不得不佩服,他不管演奏什么曲子,他的琴音永远是温暖,而带着歌唱的声音,使人陶醉,他是当今最有平衡感的大提琴家,这位年轻人几乎拥有完美的技巧、音调的精准以及优美的旋律,前途无量。」

林恩・哈瑞尔几乎灌制过所有西方重要的大提琴协奏曲,(例如德伏札克、艾尔嘉、舒曼、拉罗、海顿等的大提琴协奏曲),同时他也是室内乐的高手,他与钢琴家阿希肯纳齐以及小提琴家帕曼合作的二张唱片更赢得二次葛莱美奖:一张是柴可夫斯基A小调钢琴三重奏(1982年),另一张是贝多芬钢琴三重奏全集(1987年)。

林恩・哈瑞尔对教学特别有兴趣,而且他有丰富的人文素养、温暖的热情、以及对后辈的爱心,使他深受学生的爱载与怀念,1971年林恩・哈瑞尔同时展开他的独奏生涯和教学生涯,他先在辛辛纳提大学音乐院任教,然后到伦敦皇家音乐学院教学数年,甚至担任过此校的校长二年;接下来他又先后在克利夫兰音乐研究所、阿斯本音乐节、以及茱丽亚音乐院教授大提琴。

林恩・哈瑞尔与林昭亮是同事兼挚友,曾经来高医大和北艺大演出

当他在茱丽亚音乐院和德州着名的莱斯大学音乐院(2002-2009)任教时,林昭亮成为他的同事,因此他们二人才会那么熟,记得2006年我在高雄医学大学教《医学人文》时,重视人文教育的校长王国照,为了替《高医儿童癌症治疗基金会》募款时,特别邀请林昭亮带领的《台湾国际音乐节》团队来高医大演出,全场满座,演出者都是国际级的巨星,大提琴家有美国大提琴泰斗林恩・哈瑞尔和中国的国际级名大提琴家王健,这次演出不仅提昇高医学生与教授的人文水准,也为基金会募到二百万元,音乐会后,王国照校长特别为这些音乐家举行一个点心丰盛的夜光茶会,那时透过林昭亮的介绍,我有机会与林恩・哈瑞尔闲聊10分钟,我们从1970年4月15日在林肯中心卡萨尔斯指挥100位来自全球各地大提琴家谈起,他説他也在场,接着聊到他的恩师以及他父亲的好友克利夫兰交响乐团指挥乔治.赛尔,最后我赞美他的琴音怎么会那么美,像歌唱一样的甜美,那时他才告诉我:「大提琴家杜普蕾去逝时,我刚好在伦敦皇家音乐院任教,因此才有机会近水楼台先得月,获得她那把1673年制作的史特底瓦利名琴,后来马友友也得到她的另外一把大提琴。」平时谦冲为怀的他,这时信心十足的告诉我说:他这把杜普蕾的琴比马友友更棒。接着我也跟王健聊了5分钟,他颇有学者风范、谦虚客气的王健,当年小提琴家史坦,把他带出文革的中国之后,他已经成名西方乐坛,他告诉我説:「我目前定居伦敦,演出以欧洲乐坛为主,美国次之,不过因为我很喜欢台湾,因此会常常受邀来臺湾演出,并顺便回去中国看看家人。」当时高雄还没有卫武营国家文化中心,大师级的音乐会以及乐团很少来高雄,这次託王国照校长和林昭亮之福,有机会与我的高医大学生一起享受大师们的精彩演出,颇有幸福满满的感觉。

热爱教学,曾经担任过伦敦皇家音乐院校长之职

林恩・哈瑞尔在1976年32岁时与英国名作家兼记者Linda Blandford结婚,他们二人生了一对龙凤胎,女儿Kate是一位女演员兼瑜珈老师,儿子Eben新闻工作者,他们二人都跟妈妈一样定居伦敦。这是为什么林哈勒瑞会在伦敦皇家音乐学院执教那么久的原因。

2002年林哈勒跟他以前的学生小提琴家Nightengale结婚,婚后他们也生了二个孩子叫Hanna&Noah,他们夫妻也创立了《Heartbeats Foundation》(心跳基金会)这个基金会的目标是:「设法帮助有需要的孩子,用音乐的力量把他们从贫穷和困境中解脱出来。」他们夫妇的爱心确实帮助不少本来没有钱学音乐的穷苦人家的孩子,走上职业演奏家的生涯。林恩・哈瑞尔婚后搬到阳光普照的洛杉矶面海小镇圣塔莫尼卡(Santa Monica)定居,他每年都会在此地一家音乐厅(Broad Stage)举行一场独奏会,今年已经安排好5月17日要开独奏会,现在祗好让众多的南加州粉丝失望了。虽然他的夫人没有说明死因,但是他一向就有心脏病方面的问题,因此最有可能是死于突发的心脏病。由于他在音乐界的人缘特别好,加上桃李满天下,他的去逝,引发世界各地乐坛的震撼。

林恩・哈瑞尔以《温柔的巨人》(Gentle Giant)形象成名乐坛,

林哈勒常常被乐评家称为《温柔的巨人》(Gentle Giant),一方面表示他是世界乐坛的大提琴巨人,同时他有6尺4寸的身材,而且熊腰虎背,抱着大提琴轻松自如,如鱼得水,他也常被称为《歌唱的大提琴家》(Singing Cellist),因为在他手中,大提琴变成了会歌唱的乐器,听他的音乐会犹如在听一场大提琴的声乐会,这点他父亲地下有知,一定会很高兴。他几乎跟全球所有知名交响乐团合作过,除了经典的古典曲目外,他也会演出现代作曲家的作品(例如Henri Dutilleux、Donald Erb等),他与夫人创立的基金会也常会鼓励年轻作曲家创作新曲,并由他做世界首演,他经常做全球巡迴演出,演奏生涯有60年之久,教学生涯也有50年之久,英国乐评家Norman Lebrecht(马勒传作者)说:「像林恩・哈瑞尔这种大提琴天才,大概半世纪才会出现一个。」他一生最难忘的音乐会,大概是1994年4月7日,梵蒂冈城罗马教宗约翰.保罗二世首次为纪念犹太大屠杀牺牲者举行一场音乐会时,邀请皇家爱乐管弦乐团,由Gilbert Levine担任指挥,林恩・哈瑞尔担任大提琴独奏,是一场举世注目的音乐会,连罗马犹太教最高领导人,也来做歷史的见证。林恩・哈瑞尔一生四海为家,出生纽约,也先后住过克利夫兰、辛辛纳提、英国伦敦等地,但是朋友最多,心血灌注最多的还是德州达拉斯和南加州洛杉矶,他12岁时,就跟父母搬去达拉斯,父亲在南部卫理公会大学教声乐,母亲在北德大学音乐系做专任小提琴教授,因为他父亲是着名亚斯本音乐节与音乐院(Aspen Music Festival and School)创辧人之一及副音乐总监,他暑假都会去科罗拉多州的亚斯本音乐节,建立他与此音乐节长期合作关系,他在念高三那一年,曾经偷偷跑去莫斯科参加柴可夫斯基国际大提琴大赛,结果有进入准决赛,但是没有得奖。他可能是有史以来该比赛最年轻的参赛者。

 达拉斯交响乐团在2001年开始举办《林恩・哈瑞尔协奏曲大赛》提拔新秀

因为他跟达拉斯交响乐团有长期合作关系,因此2001年达拉斯交响乐团为了怀念他的贡献,特别为他举办《林恩・哈瑞尔协奏曲大赛》,目标是提拔8岁到18岁的弦乐与钢琴人材。2002年开始,他与小提琴家海伦结婚之后,就一直定居在洛杉矶郊区的圣塔莫里卡,并且在洛杉矶爱乐暑期音乐研究所担任四年主任(1988-1992),同时也在南加大Thornton音乐院担任七年(1986-1993)大提琴大师《毕亚蒂戈斯基讲座教授》(Gregor Piatigorsky Endowed Chair),因此他可以説是这位大师的接棒者,作育无数英材,台湾的二位杰出大提琴家陈建安和洪本伦,就是他在南加大的得意门生。

他一生获奖无数,比较重要的有第一届艾贝利·费雪奖(Avery Fisher Prize)、毕亚蒂戈斯基奖,以及福特基金会音乐艺术家奖,他的第一把大提琴是1721年蒙塔格纳纳.。(Montagnana),这是父母先后去世后,卖房子的钱买的,另一把是1673年安东尼欧·史特拉底巴里斯(Antonio Stradivarius),是在1984年向廿世纪最杰出的女大提琴家杜普蕾生病时,向她买的;

她的另外一把1712年史特拉底巴里斯(Davidov)则由马友友取得,马友友另外一把名琴也跟林恩・哈瑞尔尔同一家产品名叫《Domenico Montagnana1733》。林恩・哈瑞尔和马友友是目前美国最出色的二位大提琴家,他们二位都用同样的名琴,我一生欣赏过马友友音乐会12次,近距离接触3次,也欣赏过林恩・哈瑞尔音乐会6次,近距离接触则祗有一次,在外表上马友友点子多,表情出神入化,融合东西方的文化元素,因此他的演出似乎更能感动一般的听众,而林恩・哈瑞尔的歌唱般的琴声,绅士般的风度,自然的风格,.也许更能使行家感动,总之,以我外行人的观点:林恩・哈瑞尔是资胜于文,马友友是文胜于者,虽然马友友因为赢得18座葛莱美奖、三位总统就职典礼上演出,而且经常做夸界演出,华裔的马友友名气反而比道地美国人的林恩・哈瑞尔一更大,但是比较他们二人所出版的《巴赫无伴奏组曲》、《德佛札克大提琴协奏曲》等CD,我个人觉得他们二人的实力是相仲伯的,但是林恩・哈瑞尔花在教学的时间远比马友友多,因此他的子弟兵肯定比马友友多很多,总之,他们二位都是廿世纪美国最杰出的大提琴家。

  一代乐坛巨星,在南加州殒落,带来无限哀伤

当林恩・哈瑞尔在2020年4月27日突然在南加州圣塔莫尼卡家中平静过逝后,他的小提琴家爱妻Helen Nightengale在第二天在脸书上宣布这项不幸的消息:「我们已经失去了一位非常棒的父亲、丈夫和可敬的人,他的四个儿女.他的妹妹、他的朋友和我,以及那些有幸认识他的音乐、他的智慧、和他的人文情怀的人,都为他的过世而哀伤,他的往生象徵一个时代的结束,亲爱的林,很多人将会怀念你超过你的想像,我们希望你已经飞走到月球去,然后再回来地球与我们相聚,安息吧!亲爱的,你已经赢得世人的赞誉。」

经常来台湾演出的法国大提琴家Gautier Capucon説:「别了林恩・哈瑞尔我最亲爱的朋友与同事,你那华丽的、独特的琴声,使你的大提琴犹如人的歌声,同时你也拥有无限慷慨的胸怀,我们大家都将深深地怀念你,安息吧!」

蜚声国际的大提琴家麦斯基(Mischa Maisky)説:「林是我的最亲密的老朋友,过去47年来,我们相知相惜,彼此互相尊重,他是非常出色的大提琴家,他的琴音无人能及,他的为人真可以説是货真价实的温柔的巨人,他将被所有跟他接触过的人深深地怀念。」

英国小提琴家甘迺迪(Nigel Kenneny)回忆道:「当我有一度因忧郁症而长期告别乐坛时,我收到了林恩・哈瑞尔的一封来信,他表示他很欣赏我的演奏模式,并对我的长期告别古典音乐界表示失望,这封来自林恩・哈瑞尔的信,他可以说是他那一代最杰出的大提琴家,可能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经过他的真诚的鼓励,我决定重出江湖,与他一起巡迴全球演出双重奏。而当我们一起合作演出时,他表达了他对音乐与生命的无限热爱,做为艺术家他不断地在追求进步,更难得的是他的为人谦虚、慷慨、忠实而且心胸开阔,这就是林这个人为人的缩影,多谢林给我分享那么多美妙的音乐和回忆。」

曾经来台指挥NSO演出马勒第四交响曲的西雅图指挥家希瓦滋(Gerard Schwarz)説:「今天世界乐坛损失一位最亮眼的巨星,林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老师、人文主义者,也是我最亲密的朋友,我们全家和无数其他人,都视他为知已,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便是与他相处的时间,而且他是超凡的音乐家,他对生命与家人之爱,是显而易见的,他在演奏时的喜悦感非常有感染力,我非常想念他,希望海伦和他的儿女们好好保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提琴屋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Mr Blues

一位乐于助人的提琴制作师,在线为大家解答提琴选购的相关问题,为各位学生介绍提琴老师,并赠送大提琴和小提琴的教程,联系方式:133-9373-7784.

美国知名大提琴家林恩.哈瑞尔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3-9373-778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141329366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2:30,全年无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