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大提琴屋首页
  2. 知识学习
  3. 名人轶事

葡萄牙籍华人大提琴演奏家王健

王健自幼开始学习大提琴,父亲算是他的第一位老师。当初在上海音乐学院学习时,有一部很火的纪录片《从毛泽东到莫扎特——艾萨克·斯特恩在中国》讲述了关于他的故事。在斯特恩的鼓励与支持下,王健踏上赴美学习之路。1985年,王健进入耶鲁大学音乐学院深造,师从著名大提琴家奥尔多·帕瑞索。

葡萄牙籍华人大提琴演奏家王健

王健和世界很多顶尖乐团进行过合作,其中包括美国的克林夫兰管弦乐团、费城管弦乐团、芝加哥交响乐团、波士顿交响乐团、底特律交响乐团。德国的柏林爱乐乐团、英国的伦敦交响乐团,BBC交响乐团、皇家爱乐乐团。

 王健大提琴唱片

  •   《介绍王健》(Delos,1992年)
  •   勃拉姆斯-《钢琴三重奏》钢琴:玛丽亚·若昂·皮雷,小提琴奥古斯丁杜梅(德意志留声机,1995年)
  •   莫扎特《钢琴三重奏K.496K、K502》钢琴玛丽亚·若昂·皮雷,小提琴奥古斯丁杜梅(德意志留声机,1997年)
  •   《海顿大提琴协奏曲》指挥汤沐海(德意志留声机,1999年)
  •   梅西安:《永恒四重奏》,吉尔·沙汉姆,保罗·梅耶和郑明勋(德意志唱片公司,2001年)
  •   勃拉姆斯《双重协奏曲》吉尔·沙汉姆,阿巴多(德意志唱片公司,2001年)
  •   《巴洛克专辑》(德意志留声机,2003年)
  •   《巴赫无伴奏大提琴组曲》(德意志留声机,2005年)
  •   《遐想》吉他:Göran Söllscher(德意志唱片公司,2007年)
  •   《博凯里尼、库伯兰、frescobaldi:大提琴协奏曲》(德意志唱片公司)

「只要坐下来练琴,就是绝对专注。我喜欢高效率的练琴方式。」

面对演奏巴赫最常碰到的恼人状况,「肌肉酸痛的确是一个问题,因为通常大提琴的音乐都是强调绵长的乐句的,但巴赫的组曲里却充满了节奏变化,从线到点的不同,肌肉必须承受更大的负担;不过,这只要多拉就好了。」王健轻描淡写的点出最根本的解决之道。虽然没有一天之内连续表演完六首组曲的经验,但练习时他却会一次将曲目全拉完。对于练琴的时间,他戏称只有在15岁那年,许过每天要练8小时的宏愿,却只维持了一週,「有些人可以坐在椅子上练8小时,但都是机械式的练习,没有用心。我练琴的时间也许没那么久,但是只要坐下来练琴,就是绝对专注。我喜欢高效率的练琴方式。」 ​

王健拿弓的手指方向与众不同,在他刚考进上海音乐院附小之初,老师们曾想改正他的姿势,在美国师事的一代名师Aldo Parisot却从没有这么要求王健,Aldo Parisot培养的是他思考的能力而不是形式,如果发现欠缺了什么,才会要他拉些特别的曲子。今年夏天即将举行的Parisot国际大提琴比赛,也是评委之一的王健对于曲目的要求并不多,主要是想培养年轻人表演协奏曲的能力,曲目的安排上以职业演奏生涯中时常需要演奏,但却总是在学校里被忽略的海顿、德弗札克、普罗高菲夫、萧士塔科维契等人的协奏曲。

「我们,尤其是男人,总或多或少会有点企图心⋯⋯」

今年夏天,王健将要发行一张新专辑《Reverie》,专辑里收录了19首小品,最古老的从Barsanti的苏格兰民歌,到佛瑞、舒曼、魏拉.罗伯斯、皮亚佐拉,甚至还有音乐剧《猫》的选曲《Memory》,为此很多朋友教训他怎么选这种背叛古典音乐的曲目,王健倒是很直率的承认他就是非常喜欢这首曲子,还特地为了要听它跑去看了《猫》。这张专辑的特别之处,是在于合作的不是钢琴,而是吉他演奏家Göran Söllscher,简单而纯净的声音,配合上大提琴,洋溢着一股清淡、朴素、带点忧郁的感觉,也因此专辑取名为《Reverie》(法文“梦想”)。尽管如此王健仍旧无法自由选择专辑里想要收录的曲目,他坦言古典音乐唱片市场生存不易,能够有机会录制专辑实属幸运,「能够自由选择曲目的只有马友友吧!」

至于要再看到王健和Augustin Dumay、Maria João Pires三重奏的合作,可能就得让乐迷们苦候了,目前Pires全副精神都投入在教育,「我们,尤其是男人,总或多或少会有点企图心,在乎自己的事业发展。像Pires或阿格丽希这两位演奏家,纯粹为了自己的兴趣演奏,从不以赚钱为出发点才是最崇高的。」

「把我和马友友放在一起讲,我是很满足的。」

对于媒体老是将他和马友友拿来比较有何感想,王健有次在CNN的访谈中回答:「把我和马友友相提并论是我的荣幸,但我们绝对是不同的。」访问现场他针对这个问题再度补充:「把我和马友友放在一起讲,我是很满足的。」王健对自己在音乐中所追求的价值是很坚定的,谈到一个演奏家心态的养成,他更强调心性要坚强,对自己所选择的路要肯定,毕竟这一行是充满挫折的;他见过不少朋友,在刚起头的时候,被别人批评就失去了信心,到最后连自己想要怎么演奏都不知如何是好,非常可惜。王健的琴音一向带着忧郁,他回忆起小时候父母为了他的教育,必须分居两地,年纪太小的他当时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母亲都要隔一阵子才能来陪他几天,关于离别他着实体会甚深。王健第一次到美国留学,过海关时把父母变卖家产的一百多元美金给掉了都不敢回头找,我不禁想起好友曾向我说过,第一次到美国时身上仅有几十元美金,转机时惶恐到有钱还不知道怎么用,也许经歷过的困苦,反而是促成他们成功最大的动力吧!

访问终了,随和的他甚至提醒我去试试他那把市价超过一百万美金的Amati大提琴!「坐那一把椅子比较好拉。」他边说着边把琴递给我,这和大部分演奏家对自己乐器近乎严苛的保护态度非常不同!这把1622年的Amati声音很温和却明亮!这把琴是当初贊助他到美国留学的华裔商人林寿荣先生收藏的,王健到世界各地都少不了它。

真的很珍惜也很幸运拥有这样的机会,近距离接触这样一位谦逊的年轻音乐家,很望不用太久,全世界的乐迷都能知道王健这位大提琴家,他和马友友,是真的完全不一样的。

原创文章,作者:xiongsongqua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iqin.com.cn/48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